移动版

400亿投资残酷淘汰赛:投对了吃肉 投错了汤都没得喝

发布时间:2019-12-29 14:30    来源媒体:金融界

优秀的投资机构是如何与平庸的投资机构拉开差距的?这是一个人人都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在投资行业,“二八定律”被视为一条铁律。甚至有人认为,“二八定律”已不足以形容投资的残酷,“一九定律”甚至是“超一九定律”才符合实际。更残酷的是,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那个“一”,而现实却是绝大部分人只能扮演那个“九”。

新能源赛道就活生生地上演了这一幕。

2019年,补贴退坡,电动汽车销量下滑,行业上游的动力电池销量也出现雪崩,已经导致一连串曾经响当当的公司或宣布破产,或深陷债务泥潭。这些公司,多数曾是市场上炙手可热、融资无数的明星公司。

动力电池是一条大小投资机构们必争的关键细分赛道。仅仅是从2015年到2018年的四年高潮期,融资总额合计就超过了400亿元。而现在,一整条赛道快被暴雷潮所淹没,部分公司已经资不抵债、破产清算,让背后众多的投资方陷入巨大的风险之中,基本上血本无归。

那么,新能源领域不是一条好投资赛道吗?当然是。在一片狼藉之中,依然有极少数投资机构成为了“一九定律”中的那个“一”,拿到了高额的回报。10%的投资机构将赚走绝大部分钱,90%的机构将死掉,这已经不仅仅是一句惊悚的预言,而是正在上演的现实。

A面:创业板市值之王 一个项目浮盈100亿

创业板上市的动力电池巨头宁德时代,经过股价连日大涨,日前以超过2300亿元的市值,夺下创业板市值第一的宝座。

宁德时代的大涨,与沃特玛破产、比克动力拖欠供应商数亿元货款等事件恰成对比。在动力电池行业整体产能过剩的当下,宁德时代的生产线却依然在满负荷运转,产品供不应求,电池快卖成了茅台——某车企代表对媒体说:“现在去宁德时代提货,有钱是不行的,还要看谁给的钱多。”

为了跟上市场需求,2019年宁德时代大举扩张产能。12月26日,宁德时代对外宣布,其位于四川宜宾的动力电池生产线已经开工建设,该项目预计投资100亿元、年产能达30GWh。10月18日,宁德时代位于德国的首座海外工厂也破土动工,预计年产能14GWh。此外,宁德时代还有江苏、湖西等多个新建或扩建产能项目。自2018上市后,宁德时代累计公告投资超过500亿元。这些项目完工后,宁德时代的产能将成倍的扩张。

宁德时代出货量在2017年超越比亚迪,成为动力电池行业第一,此后大有一骑绝尘、一家独大之势。到2019年第三季度,宁德时代市场占有率已经高达65%。财报显示,虽然补贴退坡对作为行业龙头的宁德时代也有影响;但2019年前三季度,宁德时代的业绩依然保持着高速增长,实现营收328.56亿元,同比增长71.7%,净利润34.64亿元,同比增长45.65%。

对于投资机构来说,如果押中宁德时代,回报自然是非常可观的。

宁德时代上市前融资史(部分投资方未列入)

早在2016年1月的融资中,宁德时代的估值就已经高达210亿元。要知道2015年宁德时代净利润9.5亿元,以此计算PE倍数高达24倍。一位参与了宁德时代该轮融资的机构人士告诉投中网,确实有些机构担忧估值太高放弃了投资。而半年之后,宁德时代的下一轮融资估值又涨了两倍,这一次反而吸引了更多大牌机构抢夺份额,云锋基金的创始人马云还亲自到宁德时代登门拜访。

宁德时代也不负众望,按目前105元的股价,最早的一轮投资者回报达6.5倍,后一轮投资者回报也近1.5倍。对于一个规模巨大的PE期项目而言,这样的回报倍数称得上夸张。参与过宁德时代融资的20余家投资机构,在这一个项目上总共获利超过300亿元。其中最大的投资者,两轮投入近40亿元的招银国际资本,账面浮盈超过100亿元。

毫不夸张地说,在动力电池这一细分赛道上,错过了宁德时代就等于错过了所有。

B面:大规模暴雷 数十亿元投资血本无归

硬币的B面,则是雷声滚滚。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整个行业的寒冬应声而至。从上半年开始,暴雷一个接一个。

这其中沃特玛是极具代表性的一家。2019年12月23日,沃特玛母公司坚瑞沃能发布公告称,公司存在2018年、2019年连续两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否定或者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连续三年亏损,以及因重整失败而被法院宣告破产,从而导致公司股票被暂停及终止上市的风险。此前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已正式受理沃特玛破产清算一案。公告显示,沃特玛电池对外负债约197亿元,其中拖欠559家供应商债权约54亿余元,而公司现有资产只剩一部分建设用地、对外股权投资、车辆、存货、机器设备、应收账款等。

沃特玛曾是国内动力电池的龙头企业之一。相关行业统计显示,2015年沃特玛的新能源汽车电池配套量国内排名第二,2016年沃特玛在动力锂离子电池销售收入、动力锂离子电池销售量指标上都位列前三。

这样一家行业龙头,自然不乏投资机构青睐。从2010年创立伊始,沃特玛获得过来自数家机构的四轮融资,规模合计约4.5亿元。在2015年底的融资中,沃特玛的估值达到33亿元人民币。

沃特玛融资史,来源:投中CVSource数据终端

2016年,沃特玛被上市公司坚瑞消防以52亿元的估值100%收购。不过此前各轮的投资方并未完全实现退出,按交易方案,52亿元的总对价中,仅12亿元为现金,其余40亿元为股票。

要论受资本追捧,沃特玛还不是最疯狂的一个。2000年成立的老牌锂电池企业比克动力,在发展过程中完成过超过10轮融资,基本上把市场上能拿的钱都拿遍了,国资、产业资本、老牌VC/PE、新锐VC/PE、专业型基金等等,皆入彀中。在2018年上市公司长利集团对比克动力的投资中,后者的估值超过100亿元。

比克动力融资史,来源:投中CVSource数据终端

比克动力是中国最早做锂电池的企业之一,其圆柱电池产品在业内有很好的口碑,被认为技术水平可以比肩三星等国际巨头。早在2001年,比克动力的母公司比克电池就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是中国首家登陆美股市场的锂电池企业。

然而,比克动力从未能拿下主流车企的订单。甚至像小鹏汽车这样的造车新势力,在首款车采用了比克动力的电池后,后续型号也很快改用宁德时代。比克动力下游客户均是小型车企,这成了一个致命缺陷,因为中小汽车厂行业寒冬冲击最为严重。

进入2019年,比克动力的主要客户众泰汽车、华泰汽车、海马汽车因为自身资金链问题,大规模拖欠比克动力货款,仅众泰汽车一家拖欠额就高达6.21亿元,这被认为只是冰山一角。目前比克动力的资金链断裂,工厂停工,其上游供应商也受到波及。2019年12月15日,科创板上市公司容百科技宣布将比克动力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比例提升至40%。

仅沃特玛与比克动力两家企业背后,就集结了来自30余家投资方的数十亿元投资,它们现在不是在考虑收益,而是担忧本金的安全。这还不是全部,包括沃特玛、比克动力在内,在2019年暴雷的动力电池企业已有多家,投中网不完全汇总如下:

四年投资400亿元 超百家公司被淘汰

以上所列也只是冰山一角。相关统计显示,国内动力公司数量2013年为40余家,2016年猛增至200余家,2019年又回落到69家。也就是说,至少有超过100家动力电池企业在过去三四年间消失了。

新能源汽车是前几年的投资热点,动力电池作为产业链上的核心环节,更是投资机构们布局的必争之地,投资过这一赛道的VC/PE机构车载斗量。

投中CVSource数据显示,自2014年之后,电池及储能行业的融资额呈爆发性增长。从2015年到2018年的四年高潮期,融资总额合计超过400亿元,得到投资的企业有宁德时代,但更多的是像比克动力、沃特玛、猛狮科技这样的锂电企业。

2013-2019电池及储能行业融资数量

来源:投中CVSource数据终端

2013-2019电池及储能行业融资规模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